李芝卿 官方网站

http://lizhiqing.zxart.cn/

李芝卿

李芝卿

粉丝:367205

作品总数:9 加为好友

个人简介

李芝卿:(1894—1976) 福建福州人。 擅长工艺美术。 1924年毕业于日本长崎美术工艺专科学校。 曾任永安县归侨漆器合作社经理,德化县示范瓷厂技术员,公私合营脱胎漆器公司设计室设计员,福州市手...详细>>

艺术家官网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 关注艺术家

艺术圈

作品润格

书 法:议价

国 画:议价元/平尺

匾额题字:议价

拍卖新高:

联系方式

艺术家官网负责人:钟银才

电话:0592-2116377

邮箱:artist@zxart.cn

本页面资料由该艺术家或本主页注册用户提供,张雄艺术网不为上述信息准确性承担任何责任。

漆画家李芝卿的艺术成就

  李芝卿(1894—1976),福建省福州市人,出身于一个金属手工艺匠人的家庭。幼年从父学艺,为父亲所宠爱,节衣缩食送他去私塾和小学就读。十五岁丧父之后,逐承担舰艇生活主要来源之供应,同时继续深造,坚持在八闽中学读书。民国二年(1913年)李芝卿进入著名的“福建工艺传习所”主修漆器,师从曾任清廷御匠的林鸿增。在传习所任教的日本漆艺大师原田先生极为赏识李芝卿过人的才华与天赋,与之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民国四年(1915年)李芝卿学业期满后,一度在福州市内的各漆器号辗转就业,生活和收入皆不得稳定,1922年至“安徽工艺传习所”担任两年的漆工艺技师,思想苦闷、形成颠簸,生活一度陷入困境。传习所在的原田先生得知李芝卿之窘境,即寄送资金资助,并安排在李芝卿1924年初抵达日本长崎美术工艺专科学校就职,充任漆工科教学助手兼原田私家作坊之技师。

  在日本期间,李芝卿随原田老师曾考察了日本境内的许多著名漆器企业和研究所,加之自己刻苦研究,对近代日本漆器品种有了较为直观、深入的认识。这为他在后来在整理传统工艺技法、总结漆工艺技术历史、创新现代漆艺术手段,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26年,随着原田先生的突然病故和母亲的病危,李芝卿离开日本归国回到福州,并为维持一家生活计,先后在漳州、宁德辗转就职谋生。1930年至1935年,李芝卿受聘于福州城内的“福建惠儿院”附设的传习学校,担任漆工科技师,开始了一个相对安定而富有成就的新时期。期间最重要的几项工作是:李芝卿时常出入福州各漆器著名工匠之家作坊、商号,向沈正镐、沈正恂兄弟认真学习福州特有的脱胎漆器技术和薄料技术,使自己不但具备了通晓中日传统漆工艺的主流技法,也逐渐掌握了福州地方特有的漆工艺技术,使自己日后成为现代中国漆画运动三位奠基人之首,积累了深厚的技术条件。在福州惠儿院期间,李芝卿还与福州著名漆工艺匠人盛文良、陈大俊,泥塑匠人林庆惠一起,共同创作了大型漆壁画(当时称“漆绘大挂框”)《皇帝战蚩尤》和堆漆壁画《孔子杏壇设教图》。这是我们所能见到的历史文献中有记录的最早的中国现代漆画作品之一。李芝卿还在此期间,研究并恢复了著名的唐代传统工艺技法:金银平脱,并通过沈氏传人沈幼兰的商号,将自己研制出的“金银平脱”技术以“台花漆器”的称呼,在市面上一炮走红,使其成为福州漆器一个著名品牌,也使自己终于得以彻底摆脱了长期困扰自己和家庭的经济困境。

  解放后,由于李芝卿在福州漆器产业具有的崇高威望和精湛的技艺,一直受到党和政府以及有关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与信任。从1952年沈氏商号“兰记”(沈氏传人幼兰的私人企业)主动转为公私合营企业之后,李之卿应聘成为企业的技术负责人。自此,李芝卿先生步入了自己一生事业中最波澜壮阔、丰富多彩的收获季节。当摆脱了半生流离颠沛、局无定所的生活后,李芝卿获得了稳定的工作环境和研究条件,也获得了久已企盼的物质关怀和政治信任,使李芝卿先生能在其后的数十年中,为福州和中国的现代漆器产业的大发展以及现代中国漆画的探索,不断地做出突出贡献。

  总结和回顾李芝卿数十年成就(特别是在解放以后直至去世的个人事业上的“黄金时代”有如下几点特别值得重点表述:

  第一,从20世纪30年代起初到70年代的整整40年里,在现代中国漆画初创时期的探索工作上,李芝卿做出了前所未有的、无人可及的特殊贡献。福州的漆行同仁都很熟悉一个名词:漆画大挂框。这完全引伸了日语中“额面”的涵义,也就是说“带框的挂置绘画作品”的意思。无论是从对现代中国漆画先验性探索作品的严格表述而言,福建地区,特别是福州的“漆画大挂狂”,是地道的早期漆画作品。尽管那时候还没有发明“漆画”这个词汇,连日后创造这个词汇的人都尚在襁褓之中或尚未出生。从30年代初与人合作,创作了第一幅大型漆画挂框起,到70年代初,李芝卿先生创作并主持了数十幅这样品种的漆绘作品,放置地点也遍及海内外:从解放前的福州工商界祝贺抗战胜利的大幅漆壁画,到国内外收藏家瞩目的小型挂屏;从北京的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漆壁画、漆挂屏,到福建各级政府机构及公共建筑的品种繁多的漆画挂框、漆绘屏风。福州漆画艺术和现代中国漆画,正是在李芝卿先生等先驱者的大量实践前提下,逐渐完善其自身的表现与视觉审美方式的。所有可信的实物例证和文献记载都可以佐证这个结论:首先,出现在福州地区的“漆画大挂框”,是我们能找到的最早的第一批现代中国漆画作品;其次,李芝卿,是现代中国漆画当之无愧的最早奠基人和实践者之一。

  第二,技术理论,对于现代漆艺术运动的发展的重要性是无庸置疑的。50年代,李芝卿先生在多年积累的基础上,沿用其老师松田权六的教学和研究方式,在单位和主观部门领导的大力支持下,制作了数百枚“漆工艺技法示范样板”,在国内第一次相对完整地总结了现存的常规漆工艺表现手段和纹饰技法。这项工作,对于规范漆艺术表现手法、普及漆工艺知识、推广传统漆绘技术用于纯绘画艺术诸方面,具有划时代的的重大意义。他还在助手和有关部门的协助下,于1959年出版了《漆器制作技术》一书,种地那对现代条件下的漆器胚胎制作和主要纹饰技术,第一次进行了具有开创性的整理与总结。除去总结传统技法,李芝卿还在初中有三个方面的新内容表述,在这以前,是从未有人企及的:其一,介绍了许多日本近现代漆工艺的先进技术(“吕漆”、“莳绘”等),这在当时的政治条件与和禁固环境中,显得格外弥足珍贵;其二,引入了化学漆和非传统溶剂的新概念,这点虽然以前亦有多方实践,但从未有人在文字和理论上对此有过表述,为现代漆艺术表现手段推陈出新,提供了特别重要的理论支持;其三,在此书中,李芝卿首次披露了一些自己独创的新技法(“窑变”、“薄料”、“漆地”等新型延展手法),这些技术和相关名词,都是李芝卿当年创造发明的,迄今仍为全国漆艺术家所延续、应用。所以,李芝卿先生也是现代中国漆画及现代漆艺术表现的技术理论最早的奠基人和实践者之一。

  第三,李芝卿先生在时间和理论上的一系列创新成就,不但催生了现代中国漆艺术表现形态的诞生和不断完善,还使中国漆艺术界与世界先进技术间接交流,福州地区与福建全省、全国漆艺术同行的交流,漆器产业人员与职业艺术家的交流,成为一种可能。福州,作为近现代中国漆器艺术规模最大、从业人员人数最多、国内外影响最深远的漆器产业重心城市,两百年来涌现过近百位蜚声海内外的漆艺术家,但李芝卿先生,则是最突出最重要最有成就的一位。在漫长的艺术实践和研究工作中,先后受业于李芝卿先生的众多弟子及向李芝卿先生请教、学习的国内外众多漆艺术家,成了现代中国漆艺术运动的一支最主要力量。在其众多的学生与弟子中,著名的有郑益坤、郑崇尧、郑力为、郑修钤、施萱荣、孙世浩等。李芝卿先生,可谓“桃李满天下”。正因为李先生个人的卓越成就和巨大威望,再加之各种优越因素,福州地区,才成为现代中国漆艺术运动的摇篮。所以,李芝卿先生是现代中国漆艺术教育的奠基人和实践者之一。

  正因为李芝卿先生对现代中国漆艺术运动所做出的极其特殊而重大的贡献,所以,李芝卿的名字,将永远与已经延续了近万年、并将继续延传下去的中国漆艺术发展史一样,永载史册,惠泽后人。